江苏安久矿山工程有限公司与刚察华汇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8月24日江苏安久矿山工程有限公司与刚察华汇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分期付款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75 3022字
摘要

2020-07-28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苏03民终238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安久矿山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兵马俑路世茂广场商业内街**。
法定代表人:苏志涨,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文学,江苏天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刚察华汇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青海省海北州刚察县江仓地区。
法定代表人:张惠波,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董海清,男,1969年9月29日出生,汉族,该公司法律顾问,住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3月14日,安久公司(承包人,乙方)与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发包人,甲方)签订20#煤顺槽及联络巷掘进施工承包合同,合同约定:工程名称20#煤顺槽及联络巷掘进,工程地点江仓一号井,工程范围20#煤顺槽及联络巷掘进,运输、回风顺槽、胶带传输联巷及顺槽联巷、切眼施工掘进。合同落款处,承包人处加盖被告安久公司合同专用章及法定代表人苏志涨印章,委托代理人处为庞生林签字。
安久公司在履行上述合同过程中,其驻青海中奥能源公司江仓一号井项目部负责人庞生林多次向华汇公司购买施工用煤矿井下支护材料。2017年3月20日,庞生林向华汇公司出具转款委托书,内容为: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兹有我江苏安久工程公司2016年4-5月份欠华汇公司支护材料及维修费77001.20元,其中已付30000元,请将剩余款项47001.20元委托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将此款项从我安久公司的工程款结算款中扣除,转付给华汇公司。由以上转款所发生的经济纠纷由我公司承担,与贵公司无关。对该转款委托书,华汇公司称因庞生林未向其支付款项,故庞生林出具该转款委托书让华汇公司向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索要款项,但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未向华汇公司支付该款项。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民事主体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第一百六十二条规定: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名义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被代理人发生效力。安久公司提供的公司驻外项目部印章领用手续可以证明庞生林领取了“江苏安久矿山有限公司驻青海中奥能源公司江仓一号井项目部”的印章并使用,可以认定安久公司授权庞生林负责江仓一号井项目部事务。庞生林向华汇公司出具的转款委托书中能够证明华汇公司向该项目部提供支护材料及进行维修且安久公司因该工程欠付华汇公司支护材料费及维修费47001.20元的事实,且该欠款发生在2016年4-5月期间,即便转款委托书上加盖的印章超过有效期,但庞生林出具该转款委托书为有效代理行为,其产生的民事责任应由安久公司承担。安久公司称华汇公司和庞生林存在恶意串通行为,对此未提供证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安久公司称该转款委托书已经将债务转移给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的规定,债务人将合同的义务全部或者部分转移给第三人的,应当经债权人同意,本案中,转款委托书中虽然要求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向华汇公司付款,但并未经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同意,且安久公司也无证据证明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已向华汇公司支付,安久公司该辩解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一款、第一百六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十四条、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江苏安久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刚察华汇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修理费和支护材料费47001.20元及逾期利息(逾期利息以47001.20元为计算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自2017年3月21日起计算至2019年8月20日止,自2019年8月21日起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案件受理费1175元,减半收取为587.5元,由江苏安久矿山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认为,关于上诉人应否对涉案转款委托书承担责任问题。首先,盖章行为的主要作用在于区分职务行为还是个人行为。自然人通过盖章行为向外表明其从事的系公司职务行为,并非个人自身行为。而从事职务行为的前提是,该自然人享有代表权或代理权。有代表权或代理权的人盖章确认的合同,自然对公司具有约束力。而无代表权或代理权的人加盖的公章,即便是真公章,也不能产生合同有效的法律后果。故,司法实践中对涉及公章行为效力的认定需重点审查盖章之人有无代表权或代理权。盖章之人为有权代理人的,即便其未盖章甚至盖的是假章,但只要其签字是真实的,仍应作为公司行为,由公司承担法律后果。本案中,结合上诉人提供的《驻外项目部印章领用手续》中庞生林在使用者处签字以及庞生林系上诉人驻外项目部负责人的事实,可以认定上诉人授权庞生林负责涉案项目部事务,庞生林具有代理权。上诉人辩称加盖的印章超过有效期以及超出使用范围,但转款委托书有庞生林签字确认,因庞生林系有权代理,即使加盖的印章存在瑕疵,其签字确认的行为仍应作为公司行为,由公司承担法律后果。且涉案转款委托书写明欠款产生于2016年4-5月,此欠款实际产生于印章有效期范围。另二审中,上诉人辩称庞生林已于2016年12月31日离开公司,但上诉人并未提供相应离职证据予以证明,故一审法院认定庞生林出具涉案转款委托书的行为为有效代理行为,相应民事责任应归属上诉人承担,并无不当。
其次,上诉人依据其与中奥公司签订的承包合同第17条,主张涉案工程由中奥公司全包提供设备、设施和材料,不存在上诉人向被上诉人购买材料的事实。但从双方签订的承包合同第八项第5条“施工期间有乙方(上诉人)投入合格材料时,竣工验收时甲方(中奥公司)物供部负责清点后按照材料价比例结算移交”,上述合同条款对上诉人在涉案工程自行投入相关材料做了约定,表明涉案工程实际施工过程中并不排除上诉人自行投入相关材料。同时,被上诉人二审中也就欠付材料款的形成做了相关陈述,上诉人的上述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再次,上诉人主张涉案转款委托书为债权债务的转让行为,被上诉人作为受让人没有证据证明其向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主张过债权,故其不能向上诉人进行主张。首先,涉案转款委托书系上诉人向青海中澳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发出,委托青海中澳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将相应款项从上诉人工程款中扣除,转付给被上诉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就该转款委托书并未明确约定被上诉人需向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索要该笔转款不能时,才能继续向上诉人主张还款权利。其次,上诉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青海中奥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已按该转款委托书内容支付相应款项,故上诉人就涉案款项仍对被上诉人负有还款义务,其前述抗辩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上诉人上诉状中主张利息计算问题,被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明确了利息计算标准,上诉人一审庭审中并未提出异议,为减少双方当事人诉累,一审法院依据被上诉人明确的诉请进行判决,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江苏安久矿山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75元,由上诉人江苏安久矿山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陈禹
审判员王超
审判员孙守明
法官助理冷潇潇
书记员吴雨臻

2020-07-2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