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豫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陈小磊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3日河南省豫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陈小磊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69 3322字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豫01民终1231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南省豫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郑州市金水区政七街**财源大厦******。
法定代表人陈小磊。
委托代理人徐喜飞,河南安可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小磊,男,1974年8月3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新郑市。
委托代理人徐喜飞,河南安可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娄本涛,男,1974年2月19日出生,汉族,住郑州市中原区。
委托代理人徐喜飞,河南安可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丽,女,1984年8月25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原阳县。
委托代理人张香丽,河南具匠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陈青松,男,1987年11月11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信阳市息县。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8年1月14日,张丽与豫盛公司签订《豫盛庄园发展合作协议》,该协议主要约定,豫盛公司以“众筹”方式向有关人员筹集总额不超过300万元的资金。豫盛公司承诺在保证本金安全基础上,对盈利及收益部分进行按比例分配,拆迁后回报率80%。同时指定陈青松尾号6567的工商银行卡为收款账户。
合同签订后,张丽于2018年1月24日向陈小磊转款18000元;于2018年1月26日、1月30日、2月5日、2月6日、2月7日、2月8日、2月10日、2月11日、3月27日分别向陈青松尾号6567的工商银行账户转款50000元、50000元、100000元、50000元、50000元、50000元、30000元、25000元、100000元。以上合计523000元。
陈青松收到张丽的上述款项后,立即将上述款项中的302000元转入娄本涛的账户。
张丽提交娄本涛与林绪榜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8年9月16日林绪榜称“法人别人干我不放心,你干最合适……”,娄本涛称“庄园关键时期,你们可以退到幕后,但工作还是不能松懈。我以后把精力适当的多放庄园”。
庭审中,娄本涛对张丽提交的《豫盛庄园发展合作协议》上所盖公章提出异议,但并未提交司法鉴定申请。
另查明,1、2013年3月7日,豫盛公司登记成立,企业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法定代表人为林绪榜,股东为林绪榜(持股51%)、宋彩云(持股49%)。
2、2017年12月22日至2018年9月17日期间,陈青松、陈小磊为豫盛公司股东。
3、2018年9月17日至2019年12月12日期间,娄本涛为豫盛公司法定代表人。
4、2019年12月12日,豫盛公司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陈小磊任法定代表人。

一审法院认为,张丽与豫盛公司签订的《豫盛庄园发展合作协议》约定“在确保本金安全的基础上,对盈利及收益部分进行按比例分配”,该协议名为合作协议,实为借贷协议。张丽依约履行了出借义务,有银行转账记录为证,予以认定。豫盛公司对所欠张丽的借款本金523000元,应当履行偿还义务。关于利息,张丽主张自起诉之日即2020年7月17日起按照年利率6%计算,不违反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关于陈青松、娄本涛、陈小磊的责任承担问题。我国实行银行账户实名制,账户所有人原则上是账户资金的权利人。同时,根据《会计法》、《税收征收管理办法》、《企业会计基本准则》等规定,公司应当使用单位账户对外开展经营行为,公司账户与管理人员、股东账户之间不得进行非法的资金往来,以保证公司财产的独立性和正常的经济秩序。本案中,涉案款项出借时,陈青松任豫盛公司的股东,陈青松多次使用个人账户收取公司款项,其出借账户的行为,使公司财产与个人财产发生混同,属于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行为,故陈青松应当依法对豫盛公司应承担的本案所涉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张丽将505000元转给陈青松后,陈青松立即将其中的302000元转给娄本涛,娄本涛作为本案所涉部分款项的实际接收人,在成为豫盛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前已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娄本涛使用个人账户收取公司资金,亦存在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的情形,应当依法承担连带责任。陈小磊辩称张丽转给陈小磊的18000元,是宋彩云给陈小磊的工程款,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且案涉款项出借时,陈小磊亦为豫盛公司的股东。同时,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故张丽要求陈小磊对豫盛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依法有据,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河南省豫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偿还张丽借款本金523000元及利息(利息以523000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6%的标准自2020年7月17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完毕之日止);二、陈青松、娄本涛、陈小磊对本判决第一项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4515元、保全费3135元,由河南省豫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陈青松、娄本涛、陈小磊共同负担。
豫盛公司、娄本涛、陈小磊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本院上诉称:一、张丽的行为属于投资行为,不是民间借贷行为,一审法院定性错误。协议中未约定“借款本金,借款利息计算方式、借款用途、归还期限”,不符合民间借贷的特征。二、一审法院没有保障豫盛公司、娄本涛、陈小磊的诉讼权利,在证据未看完的情况下强行提前开庭且法官中途离场。三、在宋彩云未出庭的情况下,张丽与宋彩云的聊天记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四、协议约定的管辖法院是合同履行地法院,一审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五、张丽参与了豫盛公司的经营管理活动,张丽向陈青松转款,应定性为投资行为。六、张丽的代理律师张香丽曾是豫盛公司的法律顾问,参与过与豫盛公司纠纷的调解工作,还参与了豫盛公司的其他经营活动。张香丽的行为违反了律师执业规范。七、娄本涛接收陈青松的转款是娄本涛应得的工程款,娄本涛当时不是豫盛公司的股东。八、陈青松的转款记录不能证明陈青松接收的是借款,陈青松接收的不止是张丽一人的转款,同时张丽与宋彩云之间有多种业务往来。九、娄本涛对协议中的印章有异议,要求鉴定未获得准许。
本院认为:本案中,张丽与豫盛公司签订的《豫盛庄园发展合作协议》约定“在确保本金安全的基础上,对盈利及收益部分进行按比例分配”,该协议名为合作协议,实为借贷协议。豫盛公司虽然对该协议所加盖的公司印章有异议,但并未申请鉴定。一审对该协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及判决豫盛公司对本案借款承担还款责任并无不当。豫盛公司称该协议实为合作投资协议及其不应承担还款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协议签订后,张丽按照协议约定将款项转给陈青松和陈小磊,陈青松又转给了娄本涛。陈青松作为豫盛公司的股东,多次使用个人账户收取公司款项,使公司财产与个人财产发生混同,属于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损害债权人利益的行为。娄本涛称其当时在豫盛公司帮忙,也是豫盛公司的投资人。娄本涛在上诉状中称其干有豫盛公司的工程,陈青松系向其支付工程款;在二审庭审中又称工程款没有收到才成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娄本涛所述的收款原因存在矛盾,且对收款原因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根据娄本涛所称及其之后成为豫盛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事实和张丽提供的娄本涛与豫盛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林绪榜的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确定娄本涛在成为豫盛公司法定代表人之前已参与公司的管理工作。娄本涛使用个人账户收取公司资金,亦存在个人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的情形。一审判决陈青松、娄本涛与豫盛公司连带承担本案的还款责任亦无不当。

综上,豫盛公司、娄本涛、陈青松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030元,由河南省豫盛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娄本涛、陈小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张鹏
书记员高慧丽

2020-09-29

继续阅读
广州法律顾问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