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杨刚明、奉国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3日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杨刚明、奉国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96 5596字

武冈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2020)湘0581民初755号

原告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30500MA4L6HTL9H,住所地:湖南省武冈市武强路**。
法定代表人:龙钧,系该公司董事长。
特别授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华,湖南湘锋律师事务所律师,系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
被告杨刚明,男,1963年7月13日出生,汉族,祁阳县人,住湖南省祁阳县。
被告奉国花,女,1968年8月20日出生,汉族,祁阳县人,住湖南省祁阳县。
被告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31121058046597B,住,住所地:祁阳县浯溪镇天宇第一城****法定代表人:徐磊。
被告永州舜皇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311000966049910,住所,住所地:永州市东安县大庙口镇舜皇岩公园内d法定代表人:唐海斌。
被告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311000601311251,住所,住所地:永州市冷水滩区春江路春江花园******d法定代表人:贺志龙。
被告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305000997462157,住所地:,住所地:邵阳市大祥区敏州西路佳苑小区****门面v>法定代表人:唐春。
被告唐春,女,1983年1月11日出生,汉族,永州市人,住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
被告杨娟,女,1979年12月6日出生,苗族,雷山县人,住贵州省雷山县。
被告徐四顺,男,1973年2月27日出生,汉族,祁阳县人,住湖南省祁阳县。
被告王治高,男,1951年11月26日出生,汉族,永州市人,住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
被告贺晓枚,女,1984年11月16日出生,汉族,永州市人,住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区。
被告李剑锋,男,1983年12月20日出生,汉族,祁阳县人,住湖南省祁阳县。
被告杨刚明、奉国花、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唐春、杨娟、王治高、贺晓枚、李剑锋、永州舜皇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徐四顺特别授权委托代理人:王振华,湖南博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永州市冷水,住所地: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湘永路**法定代表人:田万顷,该公司董事长。
特别授权委托诉讼代理人:陈顺民,湖南省新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院经审理查明以下事实:
原告原名武冈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6年9月改制更名为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6月16日,被告杨刚明以承包工程为由,向原告申请借款。2016年6月20日,原告与被告杨刚明、奉国花签订《个人借款合同》,在借款合同中原告与被告杨刚明、奉国花约定,被告向原告借款人民币1900万元,借款期限是36个月。同日,被告杨刚明向原告出具借据,在借据中约定1900万元借款于2019年6月19日到期归还。在出具了借据后,原告即将1900万元借款分两次转入被告杨刚明提供的银行账户内(账号:81×××02)。
2016年6月18日,原告与被告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第三人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筹建工作小组共同签订《认缴银行股权质押借款三方协议》,在《认缴银行股权质押借款三方协议》中约定:2016年6月20日,原告与被告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分别签订《质押合同》,被告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和被告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同意以各自所持有的第三人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600万股及附加资金480万元作为质押物担保上述1900万元的借款。一、丙方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筹建工作小组同意乙方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与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将其认缴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筹建工作小组的股权600万股及附加资金(480万元)作为质押物为杨刚明向甲方(武冈市农村信用合作社)借款(人民币)950万元提供质押担保(见编号为1885061700借字0619号)。二、乙方质押股权产生的所有收益,丙方保证汇入甲方指定账户,账户号85×××11,户名为杨刚明:(若账户变更,以甲方书面通知丙方为准),丙方不得以其它任何理由和方式私自支付给乙方,或拒绝汇入上述指定账户,否则,丙方必须承担相关连带保证责任。三、股权质押担保期限自甲方与杨刚明借款合同生效日起至杨刚明借款本息还清之日止。四、丙方保证:1.丙方保证该股权收据是唯一换领永州农商行股权证的合法凭证,在乙方向甲方申请股权质押借款之前,该股权丙方参与乙方向甲方申请股权质押借款之前,该股权丙方未参与乙方与第三方等设定质押权或变相为他人借款提供担保;2.在杨刚明未清偿该质押借款本息之前,未经甲方同意不得对乙方在甲方质押的股权办理挂失、转让、变更等手续,也不得参与乙方与任何第三方之间的质押或担保等行为,否则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损失;3.在丙方组建成永州农商行后,核发给乙方的股权证应直接交予甲方,并协助配合甲方与乙方签订好股权质押借款等相关协议。五、质押期间股权收据由甲方保管,甲方应妥善保管好乙方股权收据,在永州农商行批准开业后,甲方凭股权收据到永州农商行换取股权证,并在一个月内协助甲方和乙方办理好质押登记手续。六、若丙方发生违反本协议中任何责任行为,丙方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2016年6月20日,原告与被告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及其股东贺晓枚分别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被告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被告贺晓枚分别作为保证人为上述1900万元的借款提供保证担保,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2016年6月20日,原告与被告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王治高分别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被告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被告王治高分别作为保证人为上述1900万元的借款提供保证担保,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2016年6月20日,原告与被告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签订《质押合同》,被告用公司股权作为质押物,担保上述1900万元的借款。2017年5月12日,原告和被告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共同在工商部门进行了股权出质设立登记。
2016年6月20日,原告与被告徐四顺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被告徐四顺作为保证人为上述1900万元的借款提供保证担保,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2017年5月11日,原告分别与被告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被告唐春、被告杨娟分别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被告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被告唐春、被告杨娟作为保证人为上述1900万元的借款提供保证担保,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
2018年9月20日,原告与被告杨刚明、奉国花签订《最高额借款合同(福祥便民卡)》,在借款合同中原告与被告杨刚明、奉国花约定,本合同项下最高借款额度为50万元,借款期限为36个月,在上述期限内,借款人可循环使用上述借款额度,但在该期限内任何时点上的借款余额不得超过该最高借款额度。后被告将该50万元借出。2018年9月20日,原告与被告李剑锋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福祥便民卡)》,被告李剑锋自愿对上述50万元借款及其利息提供最高额保证担保。
2018年12月,原告与被告永州舜皇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签订《质押合同》,被告永州舜皇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同意以所持有的湖南隆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210万股股权出质给原告担保上述1900万元的借款。2019年5月13日,原告与被告永州舜皇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到邵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了股权出质设立登记手续,被告永州舜皇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湖南隆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210万股出质给原告。
借款后,被告杨刚明、奉国花未按照合同约定使用借款,也未按约定时间偿还借款利息,经原告工作人员多次催收,被告杨刚明、奉国花陆续还款,偿还借款本金明细:2020年5月21日还款金额500000元和618269.52元,2020年8月13日还款金额584430元,2020年8月27日还款金额3495930元,共计还款金额5198629.52元。截止2020年8月27日,被告杨刚明、奉国花欠原告借款本金9901370.48元,截至2020年9月20日拖欠利息1423775.39元,其中50万元的福祥便民卡借款利息是41266.67元。
另查明,第三人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未将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和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配发股权证的事实告知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反而将股权证交给了两公司,致使两公司将股权证质押给了昭阳农商银行另行贷款,尽管昭阳农商银行后来给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出具了承诺函,但也未按承诺函操作实施。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借款借据、最高额保证合同、质押合同、原、被告及第三人签订的三方协议、偿还徐四顺关联贷款本息明细表、银行进账单、告知通知等证据在卷予以证实,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系金融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纠纷,对于先刑后民还是民刑同步的问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本案被告徐四顺只是一个担保人,没有证据证明在本案借款中构成犯罪,且徐四顺是否构成刑事犯罪,并不影响对本案的处理。即使借款过程牵涉到犯罪,银行的借款不可能认定为犯罪所得予以没收,即便合同无效,本金也需偿还,正常利息也需承担,只是不追究违约责任而已。司法实践中,先刑后民只是为了节约司法资源,防止刑民冲突,并非法律的明文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同一公民、法人或其他经济组织因不同的法律事实,分别涉及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嫌疑的,经济纠纷案件和经济犯罪嫌疑案件应当分开审理。”同一行为可能损害多个法益,涉及多个法律关系,就应该用不同的法律手段和法律程序来调整。按照当事人之间签订的三方协议,第三人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筹建工作小组既知晓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和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已将两公司的股权收据质押给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就理应全面履行该协议,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并制发股权证以后,应留置股权证,通知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协助办理股权质押的登记手续。但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放任不管,致使两公司的股权另行质押。借款人无能力承担如此巨额的还款责任,全指望着农商行内部的股权质押,这也是原告发放贷款的最重要原因,现原告虽然签订了质押协议,也握有股权收据,但因质押没有登记,无法对抗其他第三人,原告诉请要求对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和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的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因该股权未经质押登记,质押权未设立,故原告的上述诉讼请求不能支持。原告方贷款收回的风险增大,很可能存在损失。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和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的上述行为系违约行为,三方对被告杨刚明、奉国花在原告处所述借款理应在协议约定承担的担保责任范围内承担连带偿还责任。本案所涉借款合同、质押合同、保证合同、三方协议都是合同双方或三方真实意思表示,依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借款人、出质人、保证人、第三人都应依照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履行各自的义务。本案借款人借得款项后,不按约定转作它用,其行为就是违约行为。被告未按时偿还借款本息,行为违约。原告方要求清偿债务,合理合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一条、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七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刚明、奉国花向原告偿还借款本金9901370.48元,并支付借款利息1382508.72元(2020年9月22日以后的利息按年利率6%计算至还清时止);
二、被告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贺晓枚、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王治高、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唐春、杨娟、徐四顺对被告杨刚明、奉国花向原告所借的9901370.48元借款、利息1382508.72元及后续利息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三、原告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对被告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款及永州舜皇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在湖南隆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210万股股权转让款有优先受偿权;
四、对被告杨刚明、奉国花在原告处的上述借款本息,被告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和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各在950万元借款本金及利息范围内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五、对被告杨刚明、奉国花在原告处的上述借款本息,第三人永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1900万元借款本金及利息范围内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六、被告杨刚明、奉国花偿还原告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借款利息41266.67元,被告李剑锋对该借款利息承担连带偿还责任;
七、驳回原告湖南武冈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6000元,减半收取28000元,由被告杨刚明、奉国花、祁阳湘水阁商务会所有限公司、永州舜皇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永州市柠檬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邵阳市莹丰顺天贸易有限公司、唐春、杨娟、王治高、徐四顺、贺晓枚、李剑锋共同承担24000元,原告承担4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份数,上诉于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李朝林
人民陪审员周孝能
人民陪审员邓星燕
代理书记员肖祥芬

2020-09-2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