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熙康、夏彬栋居间合同纠纷、不当得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30日林熙康、夏彬栋居间合同纠纷、不当得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253 3002字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辽01民终1052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林熙康,男,1953年3月22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沈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卜昆山,系辽宁省工商联中小微企业创
业商会威权服务中心法律顾问。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夏彬栋,男,1993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舒鑫,女,1993年11月6日出生,汉族,住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彬栋,男,1993年5月20日出生,汉族,住辽宁省鞍山市千山区,系夫妻关系。
原审被告:辽宁中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沈河区青年大街**E32。
法定代表人:林熙康,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卜昆山,系辽宁省工商联中小微企业创
业商会威权服务中心法律顾问。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告夏彬栋、舒鑫系夫妻关系。2019年3月21日,原告夏彬栋、舒鑫与被告辽宁中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委托购房协议书》一份,约定原告购买沈阳市于洪区恒大绿洲首选面积90平方米左右10F(含)以上、不要带4、8的楼层、顶楼的现房,预购价格为项目楼盘市场均价的80%,服务费50000元;被告中启公司收到意向金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促成原告方与该房屋所有权人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后,此意向金自动转为服务费;签订协议后,被告中启公司将按照原告同意的预购价格与该房屋洽谈协商,努力处成该房交易等。上述协议签订同日,另案原告刘春丹给被告林熙康分别转款135000元及15000元共计150000元,其中50000元为本案涉案房产的服务费。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未能如约履行上述合同。案外人刘春宏于2019年6月7日向被告林熙康转款20000元;于6月8日向被告林熙康转款25000元。庭审中,原告称该款项系被告要求其支付的装修款,由案外人刘春宏代为支付。经询问,案外人刘春宏表示上述款项确系代原告向被告林熙康支付的装修款,其对原告主张返还没有异议。2019年7月5日,被告向原告出具《退款协议》一份,载明:本公司于2019年3月21日收夏彬栋、夏彬栋、杨明学(龙湖天宸原著叠拼现房145平方米、恒大绿洲90平方米、万科翡翠四季99平方米)房款定金150000元,现决定如不能交房就退款,并于2019年7月9日上午10点前交房或退款,退款金额为150000元。如到期未退款,赔偿20%违约金。2019年7月19日,被告林熙康向原告返还50000元。7月29日,被告林熙康向案外人刘春宏返还20000元。现原告认可上述20000元,案外人刘春宏已给付原告。现原告要求二被告返还装修款为由,诉至本院。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基于原、被告签订《委托购房协议书》所约定的内容,可以确认在原、被告之间首先存在居间合同的法律关系。因被告未能依据协议约定促使原告签订符合要求的房屋买卖合同,系未完成居间服务事项,理应向原告返还居间服务费用。因被告未返还居间服务费,故被告向原告出具了《退款协议》,该协议上明确约定返还居间服务费的时间为2019年7月9日,并约定逾期返还应按退款金额20%支付违约金。其后,被告延迟10天,即于2019年7月19日向原告返还居间服务费50000元。同时,本案中,原告通过案外人刘春宏向被告林熙康转款45000元,该款项在《委托购房协议书》中并没有体现,被告林熙康亦没有收取该款项的依据,原告因上述款项的给付遭受损失,上述行为符合不当得利的构成要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因他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的规定,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林熙康予以返还。就应返还的金额问题。原告已经取得被告林熙康通过案外人刘春宏返还的20000元,原告虽主张其中10000元应作为违约金的支付,但本院认为,被告延迟10日返还居间服务费,迟延时间很短,原告按照应还款20%,即10000元主张违约金显失公平,该违约金不应予以支付。故被告林熙康应返还原告夏彬栋、舒鑫不当得利款项25000元。关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资金占用利息的问题。现原、被告对所谓装修款的返还时间未做约定,但对于居间服务费的返还时间约定为2019年7月9日。原告于本案中主张返还的费用,实际系基于《委托购房协议书》形成的合同关系之后发生的,在居间服务合同已经不能履行的前提下,被告理应将所收款项尽数返还,其未返还的行为系违约行为,故原告有权要求自2019年7月10日起向被告主张利息。因被告中启公司就上述款项与原告未签订任何合同,亦未形成任何返款协议,原告未举证证明被告中启公司就上述款项具有返还义务,故对此部分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抗辩,因《退款协议》只是被告方出具,原告并未确定该事项,但被告并未举证证明其可以购买和交付房屋的任何证据,亦未履行退款义务,应属违约行为,故本院对该抗辩不予采信。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四百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林熙康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内退还原告夏彬栋、舒鑫不当得利款项25000元;二、驳回原告夏彬栋、舒鑫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720元,退回原告夏彬栋、舒鑫2045元,由被告林熙康负担675元。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二被上诉人的答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是:上诉人应否向二被上诉人返还25000元。根据被上诉人在一审提供的《委托购房协议书》、《退款协议》、农业银行的业务凭证、招商银行的交易明细表、上诉人在一审提供的农业银行的业务凭证以及一审法院对案外人刘春宏的询问笔录,上诉人就本案向被上诉人合计支付了三笔款项,第一笔为2019年3月21日支付的5万元服务费,第二笔为2019年6月7日支付的2万元,第三笔为2019年6月8日支付的2.5万元,后因上诉人与原审被告未完成委托事项,上诉人与原审被告共同出具《退款协议》,并于2019年7月19日向上诉人退回5万元服务费及2万元。现被上诉人要求返还剩余2.5万元,而上诉人则主张被上诉人的后两笔付款4.5万元系投资款,与本案无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一条“人民法院应当依照下列原则确定举证证明责任的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一)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应当对产生该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二)主张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当事人,应当对该法律关系变更、消灭或者权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规定,上诉人应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上诉人仅在本院二审中提交了一份上诉人本人出具的说明,且二被上诉人以及说明中涉及的案外人刘春宏均不予认可,故依法上诉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一审依据不当得利认定上诉人返还二被上诉人剩余2.5万元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林熙康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720元,由上诉人林熙康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田丽
审判员刘春杰
审判员贺新发
法官助理李国楠
书记员刘思

2020-09-27

继续阅读
广州法律顾问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