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吴连芝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0年10月27日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吴连芝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44 3216字

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2020)辽04民终177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住所地:抚顺市顺城区浑河北路**。
负责人:朱宇,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江,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连芝,女,1955年8月1日出生,汉族,住抚顺市东洲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艳,女,1981年10月9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东陵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吴连芝系李某妻子,李艳系李某女儿。李某父亲李某1、母亲轩某均先于李某去世。2019年1月31日李某在人保公司为自己投保机动车驾驶人员意外伤害保险,保障项目为意外身故、残疾给付保险金额20,000元,保险期间自2019年2月1日起至2020年1月31日止,未指定保险受益人。2019年10月28日13时03分,李某驾驶辽D×××**普通二轮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至抚顺市青年路辽宁兆利特种材料厂附近时,与刘某驾驶的辽A×××**小型越野客车发生刮碰后,驾车继续向东行驶,刘某驾车尾随,行驶至东洲区青年路东露天矿办公楼附近时,李某驾驶摩托车驶入对向车道与对向刘某某驾驶的辽D×××**轻型普通货车发生碰撞,李某当场死亡。抚顺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东洲交通警察大队委托抚顺公正司法鉴定所对李某死亡原因进行鉴定,鉴定意见:死者李某系因交通事故致头部及颈部遭受纯体暴力作用,造成颅脑及颈椎严重损伤而死亡。抚顺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东洲交通警察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书中对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李某驾驶机动车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条,机动车、非机动车实行右侧通行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不得超过限速标志、标线标明的速度。在没有限速标志、标线的道路上,机动车不得超过下列最高行驶速度:(一)没有道路中心线的道路,城市道路为每小时30公里,公路为每小时40公里;(二)同方向只有1条机动车道的道路,城市道路为每小时50公里,公路为每小时70公里之规定”。认定,李某承担事故20%责任。另查,辽D×××**二轮摩托车行驶证上登记的注册日期为2017年9月26日,发证日期为2017年9月28日,检验有效期至2019年9月,该摩托车强制报废期止为2030年9月26日。人保公司提交《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意外伤害保险条款》,该条款中第2.2.2款用加重黑体字记载,被保险人在下列期间遭受意外伤害导致身故或残疾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其中第(7)项规定“被保险人酒后驾驶(释义见8.7)、无有效驾驶证(释义见8.8)驾驶或驾驶无有效行驶证(释义见8.9)的机动交通工具期间”;该条款中8.9无有效行驶证下记载“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人驾驶的机动车无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农机部门等政府管理部门核发的行驶证或号牌,或行驶证不在有效期内,或该机动车未按规定检验或检验不合格”。吴连芝、李艳否认李某收到该条款。人保公司提供有李某签名的投保单和投保人声明,其中投保单中投保人声明一栏用加粗黑体字记载,“保险人所提供的投保单已附投保险种所适用的条款,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条款,尤其是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包括但不限于责任免除条款、免赔率、比例赔付或者给付等免除或者减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及本保险合同中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作了明确说明,本人已充分理解并接受上述内容,同意以此作为订立保险合同的依据。上述所填写的内容及其他本人所填投保资料为保险合同的重要组成部分,均属事实。投保人签字:李某2019年1月31日”。投保人声明内容为“保险人已将投保险种对应的保险单、保险条款等全部保险凭证交与本人,保险人(或保险代理人)以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向本人进行了解释说明,对保险合同中的责任免除条款、免赔额、免赔率、特别约定、比例赔付或给付等免除或者减轻保险人责任的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保险人向本人逐一进行了明确的解释和说明,本人已仔细阅读,充分理解保险合同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的全部含义,同意按照本保险合同约定行使合同权利、承担合同义务。投保人签字∕盖章:李某2019年3月1日”。现李某去世,在吴连芝、李艳无充分证据反驳投保单、投保人声明中投保人签名不是李某本人笔迹的情况下,对人保公司提供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已取得机动车行驶证,车辆逾期未检验,发生保险事故时能否免除保险人的赔偿责任。车辆检验是对安全技术性能检测,其目的是确保车辆具有良好的性能,消除车辆安全隐患,使其在安全的条件下运行,减少交通事故发生,保证驾驶人员的人身安全。车辆未及时年检并不代表该车在安全性能上一定存在缺陷,本案根据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未以摩托车逾期未检验性能上存在缺陷或行驶证过期作为认定事故发生的原因,人保公司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事故的发生与李某摩托车存在安全隐患具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李某未按规定日期检验车辆,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管理规定,该法对领取行驶证后未按期进行年检的车辆能否认定为无有效行驶证的车辆未作明确规定,而行驶证是否有效应由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进行确认。故人保公司以投保车辆逾期未年检属于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主张免除赔偿责任理由不成立,人保公司应按保险合同约定承担保险理赔责任。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给付原告吴连芝、李艳保险金20,000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减半收取案件受理费150元(原告预交),由被告负担,随保险金一并给付原告。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在一审时提交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部分认定李某驾驶机动车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条及第四十五条的规定,上述两条规定均无与行驶证相关的内容。故交通警察大队认定李某承担该次交通事故的原因非系李某的行驶证逾期未检验所致。行驶证逾期未检验不能证明李某驾驶的机动车存在安全隐患,及与该次事故的发生存在因果关系。关于无有效行驶证的认定一节,上诉人主张过期的行驶证就是无效的。被上诉人抗辩行驶证是没有有效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对逾期未检验的车辆能否认定为无有效行驶证的车辆未做明确规定,行驶证是否有效应由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进行确认。双方对无有效的行驶证的理解存在争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条的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上诉人作为格式条款的提供者,对相关条款产生争议时,应当作出对其不利的解释。故人保公司提出的李某在事故时驾驶的机动车无有效的行驶证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人保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抚顺市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孙小龙
审判员马开智
审判员张庆敏
书记员王宁

2020-09-2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