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刚与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城市规划管理(规划)一审行政判决书

2020年12月3日李刚与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城市规划管理(规划)一审行政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56 1750字

太和县人民法院

行政一审判决书

(2020)皖1222行初93号

原告李刚,男,汉族,1966年9月12日出生,住安徽省太和县。
委托代理人李玉侠,女,汉族,1968年9月17日,住安徽省太和县。
委托代理人李群杰,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住所地太和县健康中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41222MB171796XX。
法定代表人刘志,局长。
副职负责人李纯礼,该局党组成员。
委托代理人陈峰,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刘永利,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法律顾问。

经审理查明:原告李刚2008年5月在太和县城关镇团结路社区樊小庄建设两处房屋,均未办理建设规划许可证和房屋产权证,上述房屋合计总面积1063.54平方米。2019年4月3日,李刚建房行为被举报,2019年4月12日,被告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予以立案调查。2019年7月8日,被告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致函太和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请太和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对李刚涉案建筑性质予以认定;2019年7月17日,太和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给被告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复函,称:一、李刚的上述建筑均未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规定;二、依据《太和县城总体规划2013-2030》及《太和县团结路社区李刚建设的建筑物航测图查证报告》,李刚建设的建筑物在规划长征路东侧公园绿地范围内,严重影响规划公园绿地的实施,该建筑在“引水入城-友谊河”项目范围内,属于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情形。三、符合下列情况的:(一)原宅基地建房(不超过宅基地使用证明规定建筑面积部分)、经有关部门批准的危房改造,且用于满足自身居住需求的;我局建议本着尊重历史,妥善解决征地拆迁历史遗留问题、维护稳定的原则,对于上述情况综合考虑认定、给予相应补偿;2020年1月3日,被告在履行了立案调查、现场检查、勘验等程序后,作出了太城管(规划)限拆(2020)9号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认定李刚2008年在团结路社区樊小庄所建的涉案建筑物,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的规定,依据该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限三日内自行拆除涉案建筑,原告李刚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于2020年10月19日自行撤销了被诉的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但原告不同意撤回起诉。
另查明:依据被告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举证的《太和县城市总体规划(2006-2020)》,原告李刚涉案房屋所在区域位于当时的城市规划区范围内,属于城市绿化用地。2017年12月13日,太和县城关镇人民政府党政联席会议机要载明:关于长征路修建涉及八户房屋问题,在原拆迁时,没有安置政策,准许该八户可以选址自建房屋,现再次面临拆迁,会议决定该八户自建房屋面积视为合法。

本院认为,太和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给被告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复函认定:“三、符合下列情况的:(一)原宅基地建房(不超过宅基地使用证明规定建筑面积部分)、经有关部门批准的危房改造,且用于满足自身居住需求的;我局建议本着尊重历史,妥善解决征地拆迁历史遗留问题、维护稳定的原则,对于上述情况综合考虑认定、给予相应补偿”;被告未查清原告的房屋是否属于太和县城关镇人民政府第26号党政联席会议纪要载明的自建拆迁安置房,即直接作出限期拆除违法建筑物决定属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鉴于被告已经撤销了被诉的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应当确认该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违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2020年1月3日作出的太城管(规划)限拆(2020)9号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太和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高广权
审判员陈治军
人民陪审员刘伟
法官助理巩羽辰
书记员李梦晴

2020-10-28

本文来自于网络公开的文档,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