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云荣与阿拉善左旗裕源建筑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2日王云荣与阿拉善左旗裕源建筑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32 2559字

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承揽合同纠纷(2020)内29民终47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云荣,个体经营者,现住内蒙古自治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桂香,内蒙凯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阿拉善左旗裕源建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永国。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金刚,该公司法律顾问。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对于当事人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法院予以确认。2018年8月,裕源公司将其承包的吉兰泰镇瑙干勃日格嘎查工地旱厕2座、井房1座、井房地下室1座、井房围墙30米、院内地坪100平米、井房室内外装修(刮腻子、刷涂料等)各两遍、混凝土路灯底座90个、旱厕前道路硬化2条共计92平米、检查井18口,并于2018年年末又将其承包的的位××镇灯底座50个以包工不包料的形式转包于王云荣,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2019年4月,王云荣完成其承揽的工程。期间,裕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永国以微信转账的方式于2018年9月25日付3000元,2018年10月10日付2000元,2018年11月10日付10000元,2018年12月25日付16000元,2019年6月13日付10000元。2018年8月28日,裕源公司以转账的方式支付27000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王云荣申请对其完成工程的造价进行司法鉴定,经本院委托内蒙古跃新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阿拉善盟分公司作出《鉴定报告》,造价鉴定为116465.03元,王云荣为此支付鉴定费7500元。2020年9月18日,内蒙古跃新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阿拉善盟分公司出具说明称装订失误未将造价员王长春资质证书附在鉴定报告中。

一审法院认为,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本案中,王云荣按裕源公司的要求完成吉兰泰镇瑙干勃日格嘎查工地旱厕2座、井房1座、井房地下室1座、井房围墙30米、院内地坪100平米、井房室内外装修(刮腻子、刷涂料等)各两遍、混凝土路灯底座90个、旱厕前道路硬化2条共计92平米、检查井18口及吉兰泰镇乌达木嘎查混凝土路路灯底座50个工作,双方之间因此形成承揽合同法律关系,合同合法有效。王云荣完成的工作造价经内蒙古跃新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阿拉善盟分公司作出的鉴定报告予以确认,虽然鉴定报告形式略有瑕疵,但鉴定机构进行了补充说明,故鉴定机构鉴定程序合法,其所作出的鉴定报告法院予以采信,裕源公司应向王云荣支付工作报酬为116465.03元。关于裕源公司已付工作报酬的问题,王云荣申请证人侍某出庭作证,欲证明2018年12月初在裕源公司法定代表人赵永国家中赵永国向其支付了2015年王云荣所实施工程的欠款100000元,王云荣将赵永国于2016年10月1日出具的欠条原件交于赵永国,2018年12月初之前的付款与本案无关。法院认为,证人侍某于2015年从赵永国处承包了工程又转包于王云荣,与王云荣存在利害关系,故对其证言不予采信。而且2018年8月28日裕源公司还向王云荣支付过款项,在案证据也不能证明赵永国委托裕源公司代付2015年工程欠款的事实,故法院确认裕源公司已付68000元,未付48465.03元应予支付。对于王云荣要求裕源公司承担逾期付款利息的问题。因王云荣于2019年4月完成其承揽的工作,裕源公司未足额支付工作报酬,故裕源公司应从2019年5月1日向王云荣支付利息损失。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七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一、阿拉善左旗裕源建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向王云荣支付报酬48465.03元,并从2019年5月1日起以48465.03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给付利息至2019年8月19日,2020年8月20日起以48465.03元为基数按照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付清款为止;二、阿拉善左旗裕源建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向原告王云荣支付鉴定费7500元;三、驳回王云荣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198元,由王云荣负担558元,由阿拉善左旗裕源建筑有限公司负担640元。
本院认为,本案焦点为王云荣主张裕源公司应付报酬金额如何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王云荣应当对其主张裕源公司应支付的报酬金额承担举证责任。王云荣对报酬总价款116465.03元、赵永国及裕源公司自2018年8月28日起陆续支付的68000元均无异议。但提出2018年12月1日前的付款与涉案工程无关联,付款性质为其他工程款项。根据双方陈述,2018年8月,裕源公司将其承包的部分工程转包于王云荣,并在此期间通过赵永国陆续向王云荣支付款项,该款项的支付时间与双方形成涉案口头合同的时间对应,裕源公司提供的2018年8月起陆续支付王云荣报酬系履行涉案合同的义务具有高度的可能性,应认定自2018年起裕源公司已付王云荣涉案合同报酬68000元。王云荣提供的证人证言及补充证据,均与其主张缺乏直接关联,且证人于2015年从赵永国处承包工程后又转包王云荣,证人证言存在根据利害关系重新取舍的可能,故在没有其他证据进一步予以佐证的情况下,王云荣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裕源公司、赵永国在2018年12月1日前的付款为其他工程款项,故对王云荣提供的证人证言及补充证据不予采信。王云荣作为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应承担不利的后果。王云荣主张裕源公司应付工作报酬90465.03元缺乏事实依据。综上所述,王云荣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062元,由王云荣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范海锋
审判员伊丽娜
审判员哈斯塔娜
书记员王波
 

2020-12-04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
广州法律顾问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