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传良、孙克宾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4日刘传良、孙克宾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32 2590字

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2020)辽06民终183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刘传良,男,1977年6月9日出生,汉族,无职业,现住东港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晓东,辽宁仁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孙克宾,男,1972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无职业,现住丹东市元宝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虎,辽宁万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由远成,男,1972年11月11日出生,满族,无职业,现住东港市。
原审被告:东港市四方建筑有限公司,住所地东港市大**大东港路。
法定代表人:王明哲,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温海波,该公司法律顾问。
原审被告:张才东,男,1990年10月18日出生,汉族,无职业,现住丹东市振兴区。

四方建筑公司述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同被上诉人孙克宾的答辩意见。
原审被告张才东未到庭未陈述意见。
孙克宾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四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合计108070.4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东港市康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康凌.华美1-4号楼”,该工程施工单位为被告四方建筑公司,被告由远成承包了涉案“康凌.华美1-4号楼”钢筋混凝土施工工程,并雇佣包括原告、被告刘传良在内等人从事振捣器操作以及混凝土其他操作工作。2019年7月12日下午14时至15时许,原告在涉案工地2号楼6层从事操作振捣器准备工作时,因被告刘传良、张才东二人吵架进而发生肢体冲突摔倒时,触及原告并致原告左腿受伤。当日晚23时许,原告入住东港市中心医院进行治疗,其入院时自述:“于5小时前在工地干活时,因他人打架将其压倒,左下肢被钢筋绊住,摔倒伤及左膝部,致其疼痛、肿胀、活动受限,未在意,继续从事体力工作数小时,自觉左膝部肿痛明显加重,不敢活动,即被他人送入医院治疗。”入院后,经东港市中医院诊断,病情为:左膝关节内侧副韧带断裂、左膝关节内侧半月板撕裂、左膝关节积液、左侧股骨远端骨挫伤,共住院31天,出院诊断医嘱休治10周,原告支出医疗费24505.15元,其中被告由远成垫付24000元。原告住院期间被告由远成委托案外人护理原告3天,原告对上述事实予以认可。原告第一次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时,一审法院经原告申请委托东港市中心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对原告的伤残等级进行鉴定,该所鉴定后认为原告构成一处十级伤残。原告支出鉴定费用1016元。诸被告对原告主张的误工费不予认可,鉴于原告的收入非稳定的固定收入,一审法院酌定参照建筑业每日153.96元计算原告住院及休治期间的误工费。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案中原告为证明自己受伤的事实,提供了录音资料、住院病历以及其三位工友的证人证言,结合已到庭原、被告双方的陈述,上述证据互相印证,可以充分证实2019年7月12日下午14时至15时许,原告在涉案工地2号楼6层从事操作振捣器准备工作时,因被告刘传良、张才东二人吵架进而发生肢体冲突摔倒时,触及原告并致原告左腿受伤。被告刘传良、张才东对此虽不予认可,但被告张才东并未对上述事实举证证明,被告刘传良虽提供了一位证人出庭作证,但该证人所陈述的事实前后有矛盾,不能证明其主张的事实,一审法院依法不予采纳。故经综合考量,关于原告受伤的事实,被告刘传良、张才东具有较大过失;原告在操作振捣器准备过程中,未尽自身慎审注意义务而被致伤,其也具有相应过失;被告由远成作为雇主并未在施工现场进行监督、指导,对原告的损害后果亦具有过错。结合本案事实,依法确定由被告刘传良、张才东、由远成对原告合理损失各自承担35%、35%、20%的赔偿责任,原告自行承担10%的责任较为公平合理,并以此作为原告合理损失的计算比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由远成承包了本应由被告四方建筑公司直接施工的钢筋混凝土施工工程,故对原告在雇佣活动中遭受的人身损害,被告四方建筑公司应与被告由远成承担连带责任。即对原告的各项损失被告四方建筑公司应与被告由远成连带承担20%的责任。
至于被告刘传良、张才东自述是因单位业务问题而发生争执一节,因未举证予以证明,一审法院依法不予采纳。至于被告张才东称其是被告四方建筑公司职工一节,其未举证证明,被告四方建筑公司亦予以否认,故无法认定被告张才东系被告四方建筑公司的职工,原告要求被告四方建筑公司承担用人者责任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二审中,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本案中被上诉人孙克宾提供了录音资料、住院病历及其三位工友的证人证言,证明自己受伤的事实,虽然上诉人刘传良提出证人于某证明上诉人刘传良不在现场的证言是真实的,但结合上述证据及当事人陈述,案涉被上诉人孙克宾所受伤害系因上诉人刘传良与原审被告张才东二人吵架进而发生肢体冲突摔倒时,触及被上诉人孙克宾并致孙克宾左腿受伤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故一审认定本案事实及判决上诉人刘传良按责任比例给付被上诉人孙克宾损失并无不当。上诉人刘传良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刘传良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65元,由上诉人刘传良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沈维刚
审判员曹立新
审判员姜艳艳
法官助理王蕾
书记员王阳

2020-12-0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
广州法律顾问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