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沙河口区劳务有限公司、大连市沙河口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1月13日大连市沙河口区劳务有限公司、大连市沙河口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已关闭评论 36 2815字

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二审判决书

劳动合同纠纷(2020)辽02民终6589号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劳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连市沙河口区升平街****3.4.**。
法定代表人:王贵富,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作喜,男,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市沙河口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住所地。住所地:大连市沙河口区五一路**负责人:汤景奇,该局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白玉山,男,该单位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靳长全,上海申浩(大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庆,男,1972年3月24日生,汉族,住大连市沙河口区。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1月1日,执法局与劳务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协议》,约定:期限自2012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执法局根据用工需要和条件,劳务公司将符合条件的人员予以推荐,执法局向劳务公司支付派遣费,派遣费包括派遣人员工资、社保、补助、管理费、各项税费等。该协议第五条第十三项约定《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由保险公司承担工伤费用以外的费用,由劳务公司承担。第六条第五项约定如派遣人员发生工伤或人身损害,劳务公司对派遣人员承担一切应依法由雇主承担的费用。2012年1月1日,王庆与劳务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书(劳务派遣专用)》,合同期限至2013年12月31日止,约定王庆担任协管员,从事行政执法协管工作。2012年1月,劳务公司将王庆派遣到执法局工作。2012年9月4日,王庆在工作中受伤,2014年9月15日,经工伤部门鉴定认定为伤残六级。2014年2月18日,劳务公司(甲方)与执法局(乙方)签订了《劳务人员人事交接协议》,约定:“甲、乙双方于2012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签订了劳务派遣协议,现派遣期已满,经双方协商同意终止派遣协议。现因乙方已与另一新的劳务派遣公司签订了劳务派遣协议,据此,甲方与全部劳务人员办理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相关手续,与新的派遣劳务公司重新签订劳动合同,故现将转出人员人事档案全部移交给乙方。档案转出人员2014年2月份工资应由甲方发放,保险由新的劳务公司缴纳。另因陈宝福、王庆现因工伤现正在治疗期间,暂保留在甲方,待治疗终止后,再移交给乙方。其他不存在任何遗留问题。”2017年2月1日,劳务公司(甲方)与执法局(乙方)签订了《劳务派遣协议》,约定:“甲方派遣到乙方的劳务人员由乙方整体转移到其他单位管理。因劳务派遣人员王庆、陈宝福处于停工留薪期内,暂留在甲方处管理,待停工留薪期满,甲方将王庆、陈宝福转移给乙方。此期间经甲乙双方协商一致,2017年甲、乙双方劳务派遣协议书内容将根据2012年甲、乙双方签订的《劳务派遣协议》的内容,继续履行至王庆、陈宝福停工留薪期满。期间,若因政策原因导致该协议无法履行,甲乙双方协商终止。”2018年1月1日,执法局(甲方)与劳务公司(乙方)又签订了一份《劳务派遣协议》,合同期至2018年12月31日,该协议在第五条甲方权利和义务第十项中约定,“劳务派遣人员发生工伤事故时……《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由保险公司承担工伤费用以外的费用,由甲方承担”。第六条第五项约定,“如派遣人员发生工伤或人身损害,劳务公司对派遣人员承担一切应依法由雇主承担的费用”。该协议期满后,执法局没有接受王庆的档案,也没有给王庆安排工作。2018年12月31日,王庆与劳务公司办理了终止劳动合同相关手续。自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除王庆、陈宝福外,劳务公司没有向执法局派遣过其他劳务人员。另查,王庆终止劳动合同前12个月的平均应发工资为2381.78元、平均实发工资为1769.34元。又查,王庆于2019年5月16日向沙河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提出申请,其请求与本案诉讼请求相同,该仲裁委于2019年5月16日做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原告不服,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工伤保险条例》以及《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的有关规定,劳动者发生工伤,用人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项规定,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或者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本案中,原告与劳务公司建立劳动合同关系,劳务公司系用人单位,为原告交纳工伤保险。原告在工作期间发生工伤。后原告与劳务公司劳动合同期满,原告提出终止劳动合同,劳务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向原告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根据大人社发(2011)129号文件的规定,原告伤残六级,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数额为57162.72元(2381.78元×24个月),原告主张合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关于劳务公司抗辩的其与执法局签订的派遣协议约定该费用应由沙河口执法局承担的意见,其一,无论是双方于2012年签订的派遣协议,还是2018年再次签订的派遣协议,派遣协议中就该费用承担问题均系双方之间的约定,对原告并无约束力。原告作为劳动者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待遇,于法有据。至于执法局与劳务公司最终由谁来承担该费用,应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另行解决,不宜在本案一并处理。其二,劳务派遣协议期满终止,执法局将原告退回劳务公司的行为,未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符合法律规定,故原告主张执法局承担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劳务公司的抗辩意见,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综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关于贯彻实施社会保险法有关问题的通知》大人社发(2011)129号第三条第六项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如下:第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劳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王庆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57162.72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原告已预交),由第三人负担,给付时间同上。
本院认为,本案焦点就是对王庆诉请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应认定由劳务公司还是执法局承担的问题。根据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支付主体为用人单位,在劳务派遣法律关系中,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支付主体为劳务派遣单位。本案中,劳务公司作为劳务派遣单位,应依法承担王庆诉请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劳务公司承担给付责任后,如果其与执法局约定了补偿办法,可依据该补偿办法向执法局另行主张权利。一审判决认定由劳务公司承担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有事实及法律依据,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大连市沙河口区劳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杨学超
审判员林荣峰
审判员宁宁
书记员孙雨宁

2020-12-01

(本文来自于网络,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