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1、王某3等与梁泽贵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年8月14日实务研究1035156字阅读模式

会同县人民法院

民事一审判决书

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2021)湘1225民初142号

原告:王某1(曾用名王某2),女,2009年10月24日出生,汉族,学生,住河南省上蔡县。
法定代理人:王某3,男,1984年8月12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南省上蔡县,系原告王某1之父。
原告:王某3,男,1984年8月12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河南省上蔡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海山,湖南天地人(怀化)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潘亚颖,女,1988年4月1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湖南省会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米海,湖南天地人(怀化)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熊丽,湖南天地人(怀化)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梁泽贵,男,1953年9月30日出生,汉族,农民,住湖南省会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粟斌,湖南中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贺桂英,女,1957年1月30日出生,侗族,农民,住湖南省会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历明,湖南潭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宋剑平,女,1989年4月18日出生,苗族,个体工商户,住湖南省会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亚娟,会同县海天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潘亚颖、王某3系夫妻,王某1和王某某(2017年10月6日出生)系其子女。2019年8月15日,原告王某3与被告梁泽贵签订出租合同,约定:王某3租赁梁泽贵、贺桂英所有的位于会同县××开发区××楼××房屋,年租金为10200元,租期自2019年8月15日至2020年8月15日止,家具、液化气热水器等生活设备原房配备等。合同签订后,原告一家入住该房屋。
2019年10月26日19时许,原告潘亚颖打开燃气热水器,用淋浴喷头放热水到浴缸准备洗澡。当浴缸水位到达四分之三左右后,潘亚颖关闭淋浴喷头,回到客厅照看王某某。期间,潘亚颖听到在隔壁房间(进门左手边)的王某1大叫一声,便前去查看,王某某跟随到房间,看到王某1昏倒在地,潘亚颖立即电话告之其表弟梁一凡家里情况。梁一凡于19时18分赶到潘亚颖住处门外喊叫,又敲其房门和拨打潘亚颖电话,均无人回应。梁一凡先后到会同县人民医院、会同县中医院、会同县红十字会医院寻找,均未找到潘亚颖一家人。21时许,梁一凡返回潘亚颖住处继续拨打潘亚颖电话,又向110和120电话报警求助。110民警打开房门,潘亚颖、王某1、王某某已晕倒在房间内,两小孩晕倒在进门左边卧室床边的地板上,潘亚颖晕倒在厕所门口(头朝厕所内)。随后,三人被送往会同县人民医院救治。王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诊断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次日,潘亚颖、王某1转往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期间由其家人护理。同年11月12日,王某1出院,出院诊断:1.一氧化碳中毒、2.中毒性脑病、3.肝损伤、4.心肌损害,出院医嘱:1.合理饮食、避免着凉、2.继续门诊行高压氧治疗、3.不适随诊。同年11月15日,潘亚颖出院,出院诊断:1.一氧化碳中毒性脑病、2.急性CO中毒(重度)、3.肺部感染、4.代谢性酸中毒代偿期、5.低钾血症、6.高乳酸血症、7.窦性心动过速、8.双肾结,出院医嘱:1.保持心情愉悦、2.继续高压氧康复治疗、回家中休息1周后于急诊内科或全科门诊复诊、3.不适随诊。二人在会同县人民医院治疗期间各支付医疗费550元,在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期间,王某1支付医疗费22441.54元,潘亚颖支付医疗费21544.97元。同年11月24日,潘亚颖到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复诊,支付医疗费1647元。
事发后,经会同县人民政府事故调查组调查,调查组查明事故原因:一是在安装燃气热水器中,没有安装排烟管;二是2013年生产并经检测合格的华帝牌8升烟道式燃气热水器,在燃烧燃气过程中,对液化气气体燃烧不净,产生一氧化碳导致他人中毒;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GB6932-2001)》的规定,对于该燃气热水器安装过程中,未安装排烟管的行为,不属于强制性的,而属于推荐性的。
另查明:1.案涉华帝牌烟道式燃气热水器为自然排气式燃气热水器,系被告梁泽贵于2016年在被告宋剑平经营店购买,无排烟管,由被告宋剑平安排人员安装在被告梁泽贵、贺桂英所居住的楼层,由被告梁泽贵、贺桂英使用。2018年12月,被告梁泽贵又向被告宋剑平购买迅达牌热水器,被告宋剑平安排其员工刘芳求将案涉华帝牌热水器拆下,刘芳求将前列迅达牌热水器安装在被告梁泽贵、贺桂英住房内(案涉房屋的上层),该迅达牌热水器系烟道式燃气热水器,安装有排烟管;刘芳求、被告宋剑平未向被告梁泽贵、贺桂英告知案涉华帝牌热水器的禁止安装、使用的条件、环境等事宜。此后不久,被告梁泽贵、贺桂英将案涉华帝牌热水器安装在案涉房屋厕所门口墙上,热水器上面开了一个通风口,但未安装排烟管,厕所内没有窗户,不能通风,安装有排气扇。不久,王某某、原告王某1、王某3、潘亚颖一家入住前述房屋。
2.事发时,案涉房屋的门窗呈关闭状态。
3.原告王某3、潘亚颖一家在会同县居住前,居住在河南省上蔡县县城鹏宇国际城B区××号楼××号房屋。
4.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安装使用说明书中安装方法中热水器安装与调试:安装热水器应委托当地煤气公司或燃气管理部门核准的专业人员安装,严格按照图解进行,避免人为故障,影响使用安全性。安装位置选择:应安装在单独的可隔离的房间内,禁止安装位置为卧室、地下室、客厅、浴室、楼梯、安全出口、橱柜。
5.《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GB6932-2001)》中安装位置或给排气方式分类规定,烟道式燃气热水器为自然排气式,燃烧时所需空气取自室内,用排气管在自然抽力作用下将烟气排至室外。该标准附录A家用燃气快速热水器安装技术要求规定:A2通用要求,A2.1没有给排气条件的房间不得安装自然排气和强制排气式燃气热水器。A2.4安装处的选择,下列房间和部位不得安装热水器:a)卧室、地下室、客厅;b)浴室(自然给排气和强制给排气式热水器除外);c)楼梯和安全出口附近(5米以外不受限制);d)橱柜内。A3设置给排气口的规定:A3.1装有自然排气式热水器的房间应设给气口和排气口。热水器的安装:A5.1自然排气式热水器的安装:a)按A2、A3.1的规定设置给排气口;b)按产品说明书规定安装热水器,按A4.1的规定安装排气管;c)自然排气式热水器宜每台采用单独烟道,而且排气管不得安装在楼房的换气风道上等。
经审查和计算,应纳入原告王某1的赔偿范围的损失为:1、医疗费22991.54元,2、护理费3111.98元(17天×66816元/年÷365天),3、住院生活补助费1020元(17天×60元/天),4、交通费500元,原告王某1的各项损失共计27623.52元。
经审查和计算,应纳入原告潘亚颖的赔偿范围的损失为:1、医疗费23741.97元,2、护理费3661.15元(20天×66816元/年÷365天),3、住院生活补助费1200元(20天×60元/天),4、交通费500元,5、误工费2973.81元(20天×54272元/年÷365天)。原告潘亚颖的各项损失共计32076.93元。
经审查和计算,应纳入原告王某3、潘亚颖之儿子王某某死亡的赔偿范围的损失为:1、死亡赔偿金833960元(41698元/年×20年),2、丧葬费38781.5元(77563元÷2),3、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4、交通费1000元。原告王某3、潘亚颖之儿子王某某死亡的各项损失共计893741.5元。
被告梁泽贵、贺桂英、宋剑平均未赔偿原告王某1、王某3、潘亚颖上列损失分文。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本案当事人责任如何划分及原告王某1、王某3、潘亚颖的损失应如何赔偿。
案涉出租的房屋过道尽头即为厕所,也是燃气热水器安装的位置,但无对外窗户和其他给气口。被告梁泽贵、贺桂英作为房屋所有权人及出租人,有保障房屋及设施安全的义务,特别是在其提供的房屋中安装燃气热水器时,应当由有资质的专业技术人员按照安装规范安装好排烟管道且伸出室外,并保持室内良好的通风条件。从被告梁泽贵、贺桂英在与案涉房屋结构相同的自住楼层房内安装的燃气热水器安装有排烟管的情况来看,其已意识到不安装排烟管道的危险性。但被告梁泽贵、贺桂英在没有安装资质的情形下自行对案涉房屋安装热水器,且该热水器无配套设施排烟管,后又将存在安全隐患的房屋出租给原告王某1、王某3、潘亚颖一家居住、使用,加上热水器安装处室内空间狭小,通风条件差,导致本案发生。因此,被告梁泽贵、贺桂英未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对本案的发生及产生的后果有较大的过错。故被告梁泽贵、贺桂英对原告王某1、王某3、潘亚颖的损失应承担民事责任。
本案中,案涉房屋不符合无排烟管之华帝牌燃气热水器的安装条件、环境,属于禁止安装条件、环境情形。被告宋剑平作为燃气热水器经销者,不但应提供质量合格的产品,还应按该规定安排有资质的专业技术人员安装燃气热水器,对不符合安装条件及环境的用户更应拒绝安装,并应向用户告知不符合安装的条件、环境等事宜;被告宋剑平在出售案涉热水器及拆除案涉热水器后未及时告知被告梁泽贵、贺桂英案涉热水器的禁止安装条件、环境,而任由被告梁泽贵、贺桂英没有资质的情形下自行在案涉房屋安装案涉热水器。因此,被告宋剑平作为销售者在出售、安装、拆除案涉热水器过程中未履行自然排气式燃气热水器出售、安装方面的告知义务,存在一定程度的过错,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
本案因燃气热水器未安装排气管导致损害发生,原告潘亚颖、王某3入住该房屋2个多月,对租房房间结构及其中的生活电器设备等情况和使用已熟悉了解,因此,在自己和他人使用过程中,应尽到相应的安全注意义务,保障安全;但其在知道燃气热水器未安装排气管的情况下,未向房屋所有权人即出租人被告梁泽贵、贺桂英提出改进意见,也未主动雇请有资质的专业技术人员拆除、更换案涉热水器,特别是原告潘亚颖明知在其用浴缸接水洗澡需长时间开启热水器的情况下,未将房屋门窗开启,以致房屋内外空气未得到充分对流,房屋内聚集的一氧化碳未及时排出,故原告潘亚颖、王某3亦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定原告一方承担35%的民事责任,被告梁泽贵、贺桂英承担50%的民事责任即赔偿原告潘亚颖的损失16038.47元(32076.93元×50%)、赔偿原告王某1损失13811.76元(27623.52元×50%)、赔偿原告潘亚颖、王某3之儿子王某某死亡的损失446870.75元(893741.5元×50%),被告宋剑平承担15%的民事责任即赔偿原告潘亚颖损失4811.5元(32076.93元×15%)、赔偿原告王某1的损失4143.5元(27623.52元×15%)、赔偿原告潘亚颖、王某3之儿子王某某死亡损失134061.23元(893741.5元×15%)。对原告王某1、王某3、潘亚颖之其他诉讼请求,或与事实不符,或证据不足,或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梁泽贵、贺桂英于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赔偿原告王某1损失13811.76元;
二、被告梁泽贵、贺桂英于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赔偿原告潘亚颖损失16038.47元;
三、被告梁泽贵、贺桂英于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赔偿原告王某3、潘亚颖之儿子王某某死亡损失446870.75元;
四、被告宋剑平于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赔偿原告王某1损失4143.5元;
五、被告宋剑平于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赔偿原告潘亚颖损失4811.5元;
六、被告宋剑平于本判决生效后六十日内赔偿原告王某3、潘亚颖之儿子王某某死亡损失134061.23元;
七、驳回原告王某1、王某3、潘亚颖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822元,由原告潘亚颖、王某3、王某1负担4922元,被告梁泽贵、贺桂英负担6900元、被告宋剑平负担2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王湘辉
人民陪审员张克松
人民陪审员尹小英
代理书记员佘莉群

2021-07-01

(本文来自于网络,本网转载出于学习之目的,相关人员如有异议可以短信联系我们删除)